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调查分析

2016年浙江规模以下工业调查监测报告

时间:2017-03-10

2016年,浙江规模以下工业由前几年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发展,生产经营呈低开走好、逐季企稳回升的态势。但企业仍然面临市场需求不足、生产用地受限、结构性用工短缺等问题,企业经营成本上升,盈利能力下降。建议相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小微企业扶持政策,落实税费减免工作,支持建立“园中园”,多方面着手“降成本”,努力带动企业“提效益”。

一、发展基本特点

(一)生产经营呈低开走高,经营状况呈逐季好转。

2016,全省规模以下工业实现增加值4263.5亿元,比上年增长6.2%,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也高于江苏、山东、广东等周边发达省份。全年呈低开逐季走高态势(见图1)。

另据6569家正常生产经营的样本企业问卷调查,认为四季度综合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占18.9%,认为一般的占63.9%,不佳的占17.2%。经营良好的企业占比分别比前三个季度提高6.43.42.0个百分点,小微工业企业生产经营在上半年企稳的基础上呈进一步向好(见图2)。

12016年全省规模以下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

2: 2016年各季度经营情况良好的样本企业占比

(二)市场需求回暖,产品库存正常。

从四季度调查企业订单情况看, 72.4%的企业认为订货量处于正常水平,比上季度上升0.3个百分点;3.9%的企业高于正常水平,比上季度上升0.7个百分点;23.7%的企业低于正常水平,比上季度下降了1.0个百分点(见图3)。

八成企业产品库存正常。四季度,有81.0%的调查企业认为产成品库存水平正常;14.9%的企业认为低于正常水平,比上季度上升了0.3个百分点;4.1%的企业认为高于正常水平。

32016年各季度规模以下工业样本企业产品订货量情况

 

(三)生产能力设备利用率逐季向好。

四季度问卷调查显示,2.6%的企业生产能力(设备)利用率“高于正常水平”,较上季度提高0.6个百分点;76.3%的企业“处于正常水平”,比上季度提高0.4个百分点;而“低于正常水平”的企业则比上季度下降1.0个百分点。全年“高于正常水平”和“处于正常水平”的企业比重逐季上升,而“低于正常水平”的企业比重逐季下降。

(四)资金紧张状况缓解,融资成本继续降低。

6569家正常生产经营的样本企业问卷调查,在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中,认为资金紧张的企业占9.5%,同比下降8.3个百分点。2012-2015年认为资金紧张的企业占比分别为23.1%20.3%19.9%17.8%,呈下降趋势。企业依靠自有资金经营、无资金需求的占78.5%,同比上升4.2个百分点。2012-2015年无资金需求的企业占比分别为53.8%62.5%65.2%74.3%。目前流动资金紧张的企业占19.5%,同比下降3.8个百分点;流动资金基本正常的企业占78.6%,同比提高3.7个百分点。从有融资需求的企业看,36.1%的企业获得全部所需银行贷款,20.7%的企业获得大部分所需银行贷款。有银行贷款的企业平均年利率为5.9%,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融资成本呈逐年降低趋势,2013-2015年分别为7.9%7.6%6.8%。分规模看,主营业务收入在500万以下、500-1000万、1000万以上的企业,银行贷款年利息及费用率分别为6.0%5.7%5.7%,小企业融资成本比大企业高。

(五)企业用工稳中有升,薪酬增长有所放缓。

2016年末,浙江规模以下工业企业从业人员286.63万人,较上年同期增长1.0%。全年企业应付职工薪酬为1043.78亿元,同比增长4.0%;企业员工月人均薪酬为3035元,同比增长6.0%。;企业员工月人均薪酬为3035元,同比增长6.0%2012201320142015年,浙江规模以下工业企业人均月薪酬分别为2212元、2459元、2665元、2863元,同比分别增长12.5%11.2%8.4%7.4%,增幅呈逐年回落。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企业成本压力进一步加大,盈利能力削弱。

2016年,全省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实现营业利润199.03亿元,比上年下降5.5%,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2.4%,明显低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6%的营业利润率。企业亏损面为19.1%,规模越小企业亏损面越大,主营业务收入500万以下的企业亏损面达21.5%,明显高于500万元-1000万元、1000万元以上的企业亏损面13.2%11.7%

2016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回升,劳动力成本继续推升,企业成本压力问题日益突出。问卷调查显示,在四季度浙江规模以下工业企业面临的突出问题中,用工成本上升快和原材料成本高分别占48.4%和47.9%,居第一位和第二位。一方面,劳动力成本上涨在经济运行中呈现常态化趋势,小微工业企业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更易受到高额的人工成本影响。伴随着年轻人不愿入行、劳动力结构老龄化、外来劳动力回流、最低工资上调等因素的影响,劳动力成本持续增加。另一方面2016年原材料价格大幅回升,由于小企业采购没有规模优势,利润极易受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2016年钢材、燃料煤等大宗商品价格一路上涨,据湖州调研:浙江越兴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反映原材料上涨较快,尤其是钢材价格上涨近40%,对企业资金周转、产品利润都产生一定压力。又据宁波调研:走访企业均反映原材料价格上涨明显,如铜价上涨近三分之一,塑料价格上涨30%,树脂价格上涨30%,钛白粉价格上涨50%等。

(二)需求困扰依然存在,市场压力仍大。

2016年,浙江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在产品价格总体回暖的状况下,市场环境阶段性有所改善,但压力仍在。据四季度企业问卷调查,在本季度面临的突出问题中,企业对“市场需求不足”的认同率仍达47.0%,尽管由上年的第一位退居第三位,但市场低迷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观,企业发展的压力仍然较大。部分发展时间短的行业由于产业开发及配套产业链不够成熟,影响企业生存和发展。据湖州调研:浙江艾玛家具有限公司是国内开发竹地板的领先者,企业坐落安吉竹乡,拥有良好的地理位置优势,且竹原料具有速生、环保天然等多方面优势。但竹产业开发不足,利用率低,至今没有完全打开国内市场,更被贴上低端标签,国人对竹地板接受程度较低,产业链等亟待完善。另据天能电池集团有限公司反映,由于目前的基础配套设施尚不完备,给新能源汽车的使用带来不便,车主在购买过程中会有所顾虑,相关产业链的不完善直接影响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推广。

(三)结构性技术用工短缺问题突出。

调研显示,当前小微工业企业用工缺口整体不大,但人才素质跟不上产业发展需求,企业难以招到专业技术强的熟练工人、专业技术和特殊工种人才。由于早期制造业的发展,对专业技术的要求相对不高,但随着“机器换人”和产业转型升级的推进,产业对人力资源的条件有了更高的要求。无论是技术研发人才、企业管理人才,还是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都紧缺。尤其三、四线城市,本身人才储备相对较少,小微工业企业又普遍位于郊区、乡镇,工作环境、福利待遇、晋升通道等方面吸引力比不上大型企业,也不如城市,很难吸引高端技术人才。

(四)生产用地受限,存在安全隐患。

土地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小微工业的发展。小微企业用地成本较高,企业发展空间受限,且受规划调整和环保要求制约,不在产业扶持目录内的企业面临无地可用的窘境。规模以下工业企业以租用厂房为主,相当部分企业使用自家一楼或租用村民的安置房作为生产场所。据台州调研:企业厂房租金每年上涨10%左右,直接影响企业利润。因此,租用厂房的企业即使有能力扩大生产,也以稳定生产为主。据温州调研:这两年,随着居民生活水平提高,部分居民不再愿意把自家一楼租给企业做来料加工厂,小企业生产用地紧张加剧。如文成县巨屿镇飞达鞋帮加工厂目前租在方前避震安置小区,居民住户均表示不愿意再续租,要求工厂半年内搬出,负责人表示最大的心愿,是能够租借到标准厂房继续生产。此外,鞋帮加工厂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往往一个工厂几十号人在一起,租用民房用电只能拉明线,鞋料又是易燃品,安全隐患较大。

三、几点建议

(一)想方设法促进小微企业降成本提效益。

小微企业以传统产业为主,要想提升企业的盈利能力,需不断创新产品,深入挖掘市场。扶持小微工业企业应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流程、新材料,进一步调整和优化产品结构,努力提高产品附加值,增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鼓励小微企业参与产业关键技术研发,在产业集聚区域为小微工业企业建立健全技术服务平台;鼓励高校、科研机构与小微工业企业结成战略联盟,共同研发新技术,定向开发新产品,提升企业的竞争实力。调研发现,一些企业将产品定位转向中高端,市场竞争力有所增强。如温岭市强钢电器配件厂,原来是生产交流电动机配件,从2015年开始,将目光转向口腔健康市场领域,生产牙齿矫正器零件。随着齿科在我国的迅速发展,口腔健康以及美牙文化越来越受到重视,口腔健康市场需求旺盛,营业利润率比上年提高1.6个百分点。

近年来人工成本不断攀升,加上新生代务工者要求较高,频繁跳槽,因此,企业推进机器换人,提高自动化程度,节约用工成本也是降成本提效益的有效之举。如温岭市培杰机械配件厂是一家生产摩托车零配件的企业,为江苏的一家大型摩托车生产公司做配件,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人工成本,企业根据多年积累的专业技术知识,自己研发生产设备,进行升级改造。新投放的生产设备只需1个工人操作便可以完成3个人左右的工作量,人工成本下降6.5%,提升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二)建立“园中园”,实施差别化的厂房资源要素配置。

当前,大量小微企业因为规模限制进不了工业园区。政府部门需要科学编制小微企业园区发展规划,鼓励采用“园中园”模式,在现有工业园区内规划小微企业园区,鼓励低消耗、低排放、高附加值、高成长性的小微企业入园,鼓励产业链上下游配套企业入园,以“园中园”模式帮助解决小微企业发展过程中存在土地空间制约、产业分散、升级难等共性问题。另一方面加大“三改一拆”、“安全生产”、“环境保护”整治力度,倒逼落后产能加快淘汰、低效企业转型转产、不规范企业坚决整改,支持优质企业加快发展。如平阳县萧江镇以塑料编织袋产业为特色,原编织袋印刷制版行业小企业多,较为分散,当地政府积极引导制版小企业合并成4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后进入工业园区,与园区内编织产品生产企业形成上下游产业链配套,同时实现了产能升级。

(三)降税负,切实降低企业经营成本。

当前,各级政府部门制定的各项降成本优惠政策较多,如服务业“营改增”、小微企业减免税等税改力度空前,但对呼声最大的工业企业减税政策并不多。尽管围绕税收负担、融资成本,各级政府做了不少工作,也有不少实质性进展,但与企业迫切需求之间,仍有一定落差,由此导致部分企业对降成本感觉不明显。要进一步完善企业减负机制,认真做好小微企业税费减免工作,继续提高税收优惠幅度,推出实质性降税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