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调查分析

一季度浙江规模以下工业增势良好 但存在成本推升效益下降问题

时间:2017-05-10

2017年一季度,浙江规模以下工业在上年逐季走好的基础上实现良好开局,企业生产保持增势,但因原材料涨价、生产要素成本推动,企业效益滑坡,盈利继续摊薄,小微工业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仍需倍加关注。

一、发展主要特点

(一)企业生产经营实现较快增长。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市场供求矛盾得到逐步缓解,全省规模以下工业在上年逐季走好的基础上,2017年一季度实现良好开局。据抽样调查推算,一季度实现增加值1094.8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增长5.0%,增幅比上年同期提高3.5个百分点,比2016年全年回落1.2个百分点,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也高于江苏、广东等省份,比全省规上工业1-3月增幅低2.5个百分点。其中,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110.02亿元,同比增长9.6%,生产经营实现较快增长。

(二)主要行业生产经营实现全面增长,但行业差距明显。

一季度,全省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前十大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实现全面增长。其中,汽车制造业实现高增长,同比增长23.9%,而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仅增长3.2%,行业增速差距明显(详见表1)。

1    前十大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情况

行业

主营业务收入

(亿元)

同比增幅

(±%

通用设备制造业

250.60

13.8

纺织业

227.68

 7.1

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199.81

 9.9

金属制品业

184.01

15.6

纺织服装、服饰业

169.91

 4.0

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159.10

 9.0

专用设备制造业

127.47

16.7

汽车制造业

 98.79

23.9

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

 94.49

10.8

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

 89.73

 3.2

(三)市场回暖迹象明显,生产设备利用水平提高。

根据全省6239家企业问卷调查,一季度有73.3%的企业认为产品订货量处于正常水平,比上年同期提高了6.0个百分点;有3.4%的企业认为高于正常水平,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2个百分点。认为低于正常水平的占23.3%,比上年同期明显下降,降7.2个百分点;同时,反映“市场需求不足”的企业也比上年同期下降9.9个百分点。可见,市场需求回暖迹象明显。

在市场需求改善带动下,企业生产能力利用水平得到提升。一季度问卷调查显示,2.1%的企业生产能力(设备)利用率“高于正常水平”,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9个百分点;75.9%的企业认为“处于正常水平”,比上年同期提高3.6个百分点;而“低于正常水平”的企业则比上年同期下降4.5个百分点。生产能力利用水平明显提升。据宁波调研:宁波市鄞州海诗杰汽配有限公司生产的汽车气门芯主要出口欧美,该企业反映今年年初订单比上年同期增长近50%,企业一直在满负荷赶工。

(四)企业综合经营状况明显好转。

问卷调查显示,17.1%的企业认为一季度综合经营状况良好,比上年同期提高了4.6个百分点;认为综合经营状况不佳的企业占17.1%,比上年同期下降3.5个百分点;另有65.8%的企业认为综合经营状况一般。经营良好的企业占比明显上升,经营不佳的企业占比明显下降。可见,一季度小微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与上年同期比,好转明显。

(五)企业用工稳中有升,薪酬继续稳步增长。

企业生产经营发展平稳,用工需求呈稳中有升。一季度末,浙江规模以下工业企业从业人员250.32万人,比上年同期增长1.0%。企业员工月人均薪酬为3461元,同比增长6.0%。调查显示,一季度37.3%的企业有招工需求。其中,仅有19.3%的企业招到了全部所需员工,有37.8%的企业招到了大部分所需员工,30.0%的企业只招到了少部分所需员工,还有12.9%的企业没能招到所需员工。

二、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与问题

(一)原材料成本快速推升,小企业盈利继续摊薄。

2016年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动下,去产能成效明显。国内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反弹,全省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连续13个月环比上涨,尤其钢材、燃料煤等价格一路上涨。小微企业由于处竞争弱势地位,生产经营原料成本涨价压力加大。调查显示,在一季度规模以下工业企业面临的突出问题中,原材料成本高认同率达48.4%,比上年同期激增17.4个百分点,升至第一位。因小微工业企业没有规模优势,议价能力弱,很难通过以产品提价的方式来消化原材料成本上升的挤压,企业利润被不断摊薄。一季度,全省规模以下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长较快,但利润总额却比上年下降15.8%,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仅为1.9%,同比下降1.6个百分点,远远低于规模以上工业。据衢州调研:江山某PVC管材制造企业去年产品原材料树脂价格上涨30%左右,而产成品价格上涨不大,企业的利润受到较大挤压。又据宁波调研:鄞州顺业机电冲压厂今年2月份钢材每吨价格高达5000多元,较1月份环比上涨30%,企业利润大幅削减。

(二)随着用工需求扩大,企业存在结构性招工难问题。

随着企业生产经营形势向好,企业用工需求有所扩大。一季度末,浙江规下工业企业从业人数同比增长1.0%。调查显示,一季度,有10.5%的调查企业反映存在“招工难”问题,比上年四季度上升了2.6个百分点。从分行业看,纺织服装、服饰业,汽车制造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存在招工难问题比较明显,认为存在招工难企业分别为17.0%12.5%11.9%,但一些行业不明显,如橡胶和塑料制品业仅为6.9%。各地反映用工问题的情况主要有:一是随着中西部省份的经济发展,外地员工返乡就业和创业增多,外来务工人员节后返岗率降低,导致劳动密集型企业一线工人短缺问题显现;二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的职工平均年龄日益增大,特别是一些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差的工种招工更难,一些企业从业者的平均年龄基本不在40岁以下,员工“青黄不接”现象明显;三是结构性缺工问题持续困扰小微工业企业,由于小微工业企业普遍位于城市郊区、乡镇,工作环境、福利待遇等方面吸引力比不上城市和大企业,很难吸引专业技术人才,随着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小企业结构性缺工问题日益突出。

(三)厂房租金等生产要素成本推高制约小微企业发展。

近年来,全省大力推进“三改一拆”、“安全生产”工作,各地一些危旧厂房、违章搭建的生产用地,由于存在安全隐患被陆续拆除,小微企业被倒逼入驻标准厂房。企业的生产环境得到提升,用电、环保、消防更为规范。但由于用地紧缺,厂房供需失衡,各地标准厂房的租金也随之“水涨船高”。据温州调研:浙南产业集聚区金海园区一楼租金已达每月30/平米,二楼以上为1520/平米不等,比前几年已上涨约80%。据入驻园区的某机械转轴生产企业反映,该企业从原租赁在瑞安的破旧老厂房转换入驻到园区正规厂房后,一年租金增加了一倍。

(四)受自身局限,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依然存在。

近年来,国务院多次出台融资政策支持小微企业,降准降息,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有明显改善。但由于小企业自身条件限制,融资问题一直是困扰小微企业发展的老问题。一季度,有19.5%的调查企业反映存在资金需求,但其中仍有31.4%的企业未能贷到所需银行贷款。由于大部分小企业没有生产用地,厂房大多是租赁的,缺乏房产等抵押物,用简单的设备抵押大多银行不予支持。因此,小微企业很少能有在国有大银行融到资金,而小型民营银行则利息费用率相对较高。据丽水调研:青田温溪春桓铝氧化加工厂有自己的厂房,目前在泰隆商业银行有100余万贷款,但利息费用率高,年利息费用率达12%。另据宁波市鄞州鑫泰广电器材厂反映,该企业向鄞州银行申请了20万元的小额贷款,月利息高达1分半,资金压力较大。又据金华调研:兰溪双科无纺制品有限公司反映,除了基本利率外,企业还要购买银行的其他理财产品,变相增加了小企业贷款成本。因此,当前能真正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办法还是不多,措施还不够有力,小微企业融资渠道窄、融资成本高、融资手续繁等问题局部依然存在。

三、几点建议

(一)促进小微企业创新发展,降成本提效益。

小微企业以传统产业为主,要想提升企业的盈利能力,需深入挖掘市场,不断创新产品。因此,进一步推进小微企业的创新能力尤其重要。一是扶持和促进小微工业企业应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流程、新材料,以技术升级带动效益提升。如新昌县越良机械厂,筹资引进全自动生产线,一线工人从2014年的6个降到2个,而且全自动生产线可以将废料自动填加到进料口,实现原材料的最大限度利用,有效降低了生产成本,提升了企业效益。二是在产业集聚区域为小微工业企业建立健全技术服务平台,并鼓励高校、科研机构放低身段,聚焦与小微工业企业合作研发。三是做好产业规划,促进传统特色产业可持续发展,建立地区品牌,提高本地区企业的整体实力;积极发展行业协会,协调行业内部竞争,不断提升小微企业议价能力,推动小微企业联合发展。

(二)精耕细作,逐步改善结构性缺工问题。

非一线的城市结构性用工问题是一个长期延续的问题,是经济发展新常态一种形式,其本质是经济社会转型的阶段性供需矛盾,同时也推动着技术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从企业自身来说,要努力做大做强,加快机器换人,改善生产环境,提高薪酬福利水平。此外,地方政府应继续做好各类招工信息平台的建设,也要为提升地区吸引力进一步建立健全人才吸引政策,保障外来人员应有的社会福利、落户、教育等权利,进一步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不断提高交通、生活设施水平。同时,职业技术教育要根据社会用工需求合理设置专业课程。鼓励各类职业技术学校加大对工业经济发展中人才缺口较大专业的相关技术人才的培养,并引导小微工业企业与职业技术学校进行用工合作,从源头解决结构性缺工问题。

(三)点面结合,细化政策扶持小微企业加快成长。

近年来,我省出台了多项小微企业扶持政策,政府应根据当前企业实际情况出台细化政策,对小微企业按行业、企业规模不同差别化对待,分类细化土地、税收、信贷等优惠政策,避免一刀切。如厂房用地方面,浙江土地资源稀缺。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关注厂房市场租金价格,适时出台指导性意见,对个别恶意“哄抬”租金的现象要坚决予以打击。另一方面要加快推进小微企业园区发展规划,鼓励采用“园中园”模式,在现有工业园区内规划小微企业园区,鼓励低消耗、低排放、高附加值、高成长性的小微企业入园,尝试园区厂房租金针对优质小微企业支持政策。如新昌县卓尔制冷有限公司是一家80后创办的高新技术企业,企业负责人希望政府能够支持80后创业,对于有技术、有前景、有冲劲的企业,能够在土地购置、厂房租赁、贷款支持、税收优惠等方面给予阶段性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