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信息分析>>分析研究
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增长研究
日期:2017-12-19作者:住户处

  【摘要】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农民增收问题事关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近年来,丽水市农民收入增幅领跑全省,同时呈现增幅逐步放缓、结构发生调整等新特点新趋势,工资性收入逐渐取代经营净收入成为农民收入增长的新动力。如何乘势而上、借势而为,培育新的增收点,促进农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推进共享发展,成为当前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要课题。本文通过对2010-2016年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现状及支撑因素进行分析,透析农民增收的困难和问题,并提出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增收对策建议。   

  【关键词】 农民增收  工资性收入  增长  研究   

  近年来,丽水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战略,把促进农民增收摆在重要位置、作为关键之举来抓,促进了农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不断培育农民增收新的增长点。2016年,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下简称农民收入)达到16459元,是2010年的2.07倍,年均增长12.9%,增幅连续八年居全省各市首位,连续十年超过全省平均速度。其中2016年农民工资性收入8486元,占农民收入的比重从2010年的47.3%提升到51.5%,对促进农民增收的贡献率由49.1%提高到55.1%。工资性收入已成为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农民增收的主要动力。如何乘势而上、借势而为,抓住农民工资性收入增长这一重点促进农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推进共享发展,成为当前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要课题。本文拟对2010-2016年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状况进行分析,通过与全省平均数以及嘉兴、衢州两市进行数据对比,分析丽水市农民工资性收入的现状、制约因素,探索农民工资性增收的新路径,并提出相关措施,为进一步促进农民增收提供参考依据。 

  一、农民工资性收入的内容和来源 

  (一)农民工资性收入内容。 

  按照现行统计指标体系,农民可支配收入包括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四大收入”。其中农民工资性收入是指农村常住居民通过各种途径得到的全部劳动报酬和各种福利,即受雇于单位或个人、从事各种自由职业、兼职和零星劳动得到的全部劳动报酬和福利,主要包括工资、其它工资性收入、从单位得到的实物收入和服务“三大部分”。 

  (二)农民工资性收入主要来源。 

  农民工资性收入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来源构成,在当前主要有三大来源:一是农村常住居民在非企业中的从业收入,也就是零星劳动、零散打工得到的收入;二是农村常住居民在本地企业劳动取到的收入,这部分依赖于本地农村经济的发展;三是本地农村常住居民到居住地以外企业务工取得的收入,这里外出打工的区域范畴是指每月可以回家居住一天以上的地区,对于我市来说,目前这部分收入是工资性收入的主体部分。 

  二、丽水市农民工资性收入主要特点 

  (一)工资性收入快速增长。 

  2010年以来,工资性收入是丽水农民收入中增长最快的部分,由2010年的3756元增长到2016年的8486元,年均增长14.5%,增幅高于农民可支配收入1.6个百分点(丽水农民可支配收入由2010年的7937元增长到2016年的16459元,年均增长12.9%)。 

  12010-2016农民工资性收入和农民可支配收入同步增长率变化图 

 

  (二)工资性收入对促进农民增收的贡献不断提升。 

  从收入构成看,2010-2016年,农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比例由47.336.73.112.9调整为51.531.83.013.7,工资性收入占农民收入的比重呈不断上升的趋势,从201047.3%上升到51.5%;从贡献率来看,工资性收入对农民收入的贡献率从201049.1%上升到55.1% 

  12010-2016年农民家庭收入的四大项构成和贡献率 

年度 

工资性收入 

经营性净收入 

  

财产性净收入 

转移性净收入 

比重 

贡献率 

比重 

贡献率 

  

比重 

贡献率 

比重 

贡献率 

2010 

47.3 

49.1 

36.7 

42.7 

  

3.1 

-1.3 

12.9 

9.3 

2011 

49.0 

57.9 

35.4 

29.0 

  

2.8 

1.6 

12.7 

11.6 

2012 

49.6 

53.9 

34.9 

30.9 

  

2.8 

2.6 

12.7 

12.7 

2013 

50.0 

53.3 

34.3 

29.6 

  

2.9 

3.6 

12.8 

13.4 

2014 

50.1 

50.6 

33.9 

30.5 

  

2.9 

2.9 

13.1 

15.9 

2015 

51.2 

62.3 

32.9 

23.4 

  

3.0 

3.6 

12.9 

10.7 

2016 

51.6 

55.1 

31.8 

20.0 

  

3.0 

2.9 

13.7 

21.9 

  (三)农民工资性收入直接影响农民收入总量排名。 

  丽水各县(市、区)农民工资性收入占农民收入的比重、绝对值的排位,有明显的区域性,但共性是直接影响各县(市、区)农民收入在全市的排位情况(除青田由于侨乡的特色引起转移性收入占比较大外)。2016年,工资性收入的绝对值排后三位的三个县分别是景宁(第6位)、庆元(第8位)和松阳(第9位),农民收入绝对值也是后三位。 

  2分县农民可支配收入和工资性收入排名情况表 

   

可支配收入 

工资性收入 

绝对值 

排名 

绝对值 

占比% 

排名 

全市 

16459 

 

8486 

   

莲都 

21260 

1 

11009 

51.8 

1 

青田 

18830 

2 

7897 

41.9 

7 

龙泉 

17497 

3 

8522 

48.7 

3 

缙云 

16130 

4 

8471 

52.5 

4 

遂昌 

15545 

5 

8589 

55.3 

2 

云和 

15420 

6 

8188 

53.1 

5 

景宁 

14989 

7 

7999 

53.4 

6 

松阳 

14501 

8 

6201 

42.8 

9 

庆元 

14244 

9 

6276 

44.1 

8 

  (四)与全省、各市对比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差距较大。 

  从增幅看,2016年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增长10.5%,增幅高于全省2.0个百分点,在11个市中增速最快,分别高于嘉兴、衢州1.4个和1.2个百分点; 但从占比看,丽水农民工资性收入占农民收入的比重51.6%,分别低于全省、嘉兴、衢州10.5个、12.5个和6.8个百分点。 

    

  2:2016年全国、全省和各市工资性收入比重对比图 

    

 

    

  3:2016年全国、全省和各市工资性收入增幅对比图 

    

 

    

  三、支撑丽水市农民工资性收入的主要因素 

  (一)绿色发展含金量不断提升。 

  1.农业产业化带动农民在家门口就业。近年来,丽水坚持精准扶持,推动各地坚持“一县一品”、“一乡一品”培育绿色农业、精品农业和生态农业。通过区域功能定位,鼓励有经济实力、技术的致富带头人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特色产业,提高产品的生态附加值、品牌附加值,走出了一条农业产业化特色发展之路,如培育出铁皮石斛、香榧、黄菊、云和雪梨、庆元甜桔柚等一批品质优、市场俏、价格高的农产品,建成松阳茶叶、龙泉与庆元食用菌、庆元竹产业等4条省级示范性全产业链。农业产业化发展也为农民创造了更多的家门口就业岗位,吸收了更多的农村劳动力就业,让农民不用脱离依赖的农村土地而获得工资性收入。  

  2.绿色制造业推动工资性收入增长。工业化水平与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近年来,丽水市积极探索山区发展转型升级之路,加大了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建设力度,坚定不移走生态工业发展之路,2016年丽水市实现全部工业增加值455.99亿元,是2010年的1.6倍,年均增速8.1%。随着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就业岗位不断增多,企业职工工资水平水涨船高,带动了农民工收入不断增长,直接或间接地提高了农民收入水平。2016年,全社会从业人员中从事二产的人数37.2万人,比2010年增加了3.3万人;2016年全市规上企业职工年人均薪酬54093元,是2010年的1.5倍。 

  3.乡村旅游业激活农民创收。丽水市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近年来,丽水市委、市政府深挖旅游资源,稳步推进全域旅游,乡村民宿和农家乐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极大地促进了农民工资性收入的提高。2016年,全市农家乐(民宿)新增760家,共接待游客2220万人次,比上年增长30.5%;实现营业总收入23.3亿元,增长40.6%。乡村旅游业的发展给农民带来了更多的家门口的就业机会,直接影响了农民工资性收入的增加。 

  4.来料加工业提供增收新渠道。近年来,丽水市做实“来料加工+”发展模式,成立“来料加工产业发展联盟”,搭建丽水妇联与中国县域互联网+扶贫协作联盟战略合作伙伴平台。集中精力做好“来料加工+”文章引导来料加工“三加”(+电商、+旅游、+文创)和“三进”(进网店、进民宿、进旅游景点)。2016年来料加工点已覆盖173个乡镇、2297个行政村,加工者21.1万人,累计发放加工费18.26亿元,同比增长10.4%。来料加工业以灵活就业、受年龄限制小等特点为农民提供了新的就业渠道,为农民工资性收入拓宽了来源。 

  (二)新型农民就业创业能力增强。 

  1.就业能力提高。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革新,工业企业和服务业对于劳动力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针对目前用工单位就业要求,丽水市围绕农民转移就业,做好政策制定宣传、就业信息收集发布、职业指导介绍、技能培训、政策扶持和跟踪维权“六项服务”,全面深化新型农民培训,坚持既“授鱼”又“授渔”,加强农民素质培训,增强农村劳动力就业能力、自我增收能力。例如,丽水市积极打造以“丽水农师”为龙头的“1+X”农村实用人才品牌体系,“云和师傅”“松阳茶师”“缙云烧饼师傅”“景宁畲乡大嫂”“庆元菇乡师傅”等一批农村实用人才品牌已初步形成。2016年全市培训农民72047人,其中,培训农村实用人才18766人,转移就业能力培训11481人,普及性培训41800人。农村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对农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的增加有着重要的影响,它与工资性收入的关联度最强,技能的提高了农民工的含金量。 

   2.就业观念转变。随着时代的发展,信息的流通,新型农民已进一步转变择业观念,不再受土地的束缚,固守“一亩三分地”,而是从农村土地上解放出来,“洗脚上岸”“进厂打工”“进城务工”,一大批农民向城市转移,向二三产业转移,由农民转为市民。据丽水市统计局数据显示,农林牧渔业农民向其他产业转移,农林牧渔业劳动力占农村劳动力资源总数的比重在下降,由2010年的48.1%下降至2016年的45.6%。转移就业的农民从事了相对较好的职业,农民自身收入水平实现提高。 

  (三)生态惠民政策扶持有力。 

  1.项目建设不断推进。近年来,市政府加大推进“六边三化三美”行动以及农村污水治理、“五水共治”、城市更新(城市立面改造)、高铁基础设施、农村水、电路建设有效管护的乡村洁化网、“三沿”绿化带、产业景观带、历史文化村落等小型基础设施等项目建设。项目建设岗位安排中还会向低收入户倾斜,例如云和在实施绿化美化、洁化、道路维护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中,优先安排低收入农户劳动力,确保全县60%的公益性岗位面向低收入农户。这些项目设施的建设过程中吸收了大量就近的农村劳动力,既可以为农村居民创造许多就业机会,直接增加农民的收入,同时又能改善农村的生活环境,还有助于启动农村消费市场,进而促进农民收入的可持续增长。 

2.财政惠农补助力度加强。近年来,丽水市财政惠农补助力度加大,比如莲都区、遂昌县被列入2016年度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助推美丽乡村试点,莲都区枫树湾、遂昌红星坪等10个村列入示范村建设,共获得省财政美丽乡村建设试点示范村补助资金4000万元,占全省此项补助的13.5%该资金用于示范村立足乡村生态资源的开发利用,多形式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增加村级集体股份收益,增强示范村可持续发展能力。财政惠农补助政策倾斜扶持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为农民创造了相对稳定的就业岗位,增加了农民工资性收入。 

  (四)企业薪资水平不断提高。 

  1.劳动者报酬水平在逐年提高。从2010年至2016年,丽水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由23510元提高至44597元,年均增长11.4%,为农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打下了基础;2016年全市规上工业薪酬增幅达15.9%,增速排名全省第一。部分农民工分布较密集的行业工资较快增长,如制造业、建筑业、批零业工资增长20%以上。 

  2.社会最低工资标准的逐步提高。2010-2016年,市本级、莲都、青田和缙云由900元提高至1530元,年均增长8.4%;遂昌、松阳、云和、庆元、景宁和龙泉由800元提高至1380元,年均增长8.8%。通过提高社会最低工资标准,带动了务工人员的工资水平上涨,促进社会工资水平不断提高,有效地保障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四、丽水市农民工资性收入增长的制约因素 

  (一)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趋缓。 

  近年来,我市经济发展速度趋缓,地区生产总值从2011年的两位数11.5%的增速回落至2016年的7.1%,经济发展进入换档期。经济新常态下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对城乡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就业产生一定冲击,农民增收尤其是工资性收入增长带来影响。 

  4:2010-2016GDP增速趋势图 

 

  (二)农村产业结构不尽合理,非农产业就业比重较小。 

  2016年丽水市一、二、三产业占比分别为8.0%44.7%47.3%。三次产业的结构正由“二三一”向“三二一”转变。但是,从事第一、二、三产业劳动力占比为35.0%26.0%38.7%,仍是“三、一、二”的结构,特别是从事农、林、牧、渔业的占农村劳动力资源的55.1%,从事农业的人员仍占相当大的比重。作为就业主力的第三产业目前劳动力占比明显滞后于产业结构占比,吸纳劳动力不足,这是造成农民工资性收入偏低的重要原因。 

  (三)农民技能水平偏低,技能型人才外流明显。 

  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样本数据显示,农村住户成员的文化水平普遍偏低,户主是初中文化程度以下的占据约85.3%,此外,还有6.7%的户主未上过学。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显示,接受过技能培训的人员仅占务工人员的5.1%。大多数农民工未经过专业技术培训,只能选择技术要求低的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从业,如制造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行业选择空间比较狭窄。同时,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农村有技能和年轻化的农村高素质人才趋向于外出创业就业,留守农村人员老龄化加剧,素质相对较低,增收能力不足。 

  (四)劳动力市场培育不足,制约农民充分就业。 

劳动力市场不完善、劳动力资源和岗位信息的不畅通,制约了工资性收入的增长。丽水农民工外出方式上,自发外出为主,有很大一部分是依靠亲朋好友介绍前往的,政府单位组织、中介组织等机构发挥的作用不明显。农民工群体获取公共服务信息资源的渠道不通畅,缺乏对市场用人用工的需求了解,在外出从业过程中存在一定的盲目性,造成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得不到释放,严重影响了城市化的进程,间接影响农民工资性收入的增加。 

  五、促进农民工资性收入持续加快增长的措施和建议 

  (一)拓展就业新空间。 

  保持经济平稳增长,提高农村城镇化水平,带动农村经济发展,通过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和二、三产业在农村发展,促进农民在本乡本土非农务工和自主创业。要不断增加第三产业的就业能力,积极培育信息服务、电子商务、现代物流、融资租赁等新型服务业,加快发展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幸福产业,继续培育农村电子商务业、农家乐民宿、来料加工等“新三宝”;结合各县(市、区)优势产业、生态资源等,挖掘内部潜力,大力扶持有特色、可持续的行业,培育发展特色农业龙头企业、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等具有典型农村特色的行业促进就业,推动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  

  (二)实施积极就业政策。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也是工资性收入主要渠道。要加大就业帮扶,打通培训与就业之间的通道,多渠道为农民提供就业岗位。要建立政策扶持、就业培训、就业服务三位一体的工作机制,重点解决好高校毕业生、退役士兵、就业困难人员和农村转移劳动力就业问题,开展公益性岗位进村活动,努力帮助已有和新增劳动力有岗位、有活干,有就业机会,并努力实现高质量的就业,推进以创业促就业、以就业促增收。 

  (三)积极培育新型农民。 

  要把提升农民素质作为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的切入点,以农村中青年劳动力为对象,以重点产业为培育载体,在发展产业中催生职业农民,在职业农民培育中发展产业,加快推进农村实用人才的培育,致力于提高农民就业技能,增强农民务农、务工本领,打好促农增收的基础。鼓励农民通过“半农半读”等方式就地就近接受职业教育培训;鼓励家庭农场主、农民合作社带头人、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负责人及其从业人员,通过参加培训成为新型职业农民;坚持“扶志”“扶智”,加强贫困人口教育培训。  

  (四)做好农民工返乡就业大文章。 

  就统计口径而言,收入统计的是常住人口,而非户籍人口。丽水市的流出人口大多是“高精尖”,人才出去了,我们的青壮年也出去了,不利于农民增收特别是工资性增长。要建立农民工返乡、农村年青人才回流机制,从搭建创业平台、资金扶持、土地流转等方面创新制度和政策,引导和扶持广大外出人员返乡创业就业。返乡创业的农民不仅解决自己的问题,还增加新的就业机会,是今后农村新的增长点。 

  (五)健全工资增长机制。 

  完善最低工资标准动态调整机制,逐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健全企业薪酬制度,适时发布我市企业工资指导线、人力资源市场工资指导价位、人工成本信息;加快建立我市区域性、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以工会的力量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使农民工获得平等的对话权利,从制度上保证农民工工资随企业效益提高而增长;指导企业形成以一线职工为重点的工资正常增长机制,逐步缩小一线职工工资与经营管理者收入差距,一线职工工资增幅不低于本企业职工平均工资增幅。 

  (六)健全社会保障网。 

  通过建立健全社会保障消除农民非农就业顾虑。提高农民签订劳动合同的意识,规范劳动关系,加强劳动合同管理,依法规范企业用工的行为,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建立以部门、企业、地方三大责任为纲,以执法、监管、协调、应急、打击多种手段为目,以源头治理为主的全程欠薪治理体系,有效防止和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将农民工的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等纳入整个社会保障体系,降低社会保障门槛,减轻农民工和企业的负担,同时监督企业对农民工社会保障的落实。 

    

国家统计局丽水调查队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 邮编:323000 电话:0578-2091656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436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