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焦点: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调查工作>>调查文化
张赛君:碧海无弦奏妙音,青山不语传佳话
日期:2017-04-06作者:

   在烟波浩渺的乐清湾内,有一群星罗棋布的岛屿,背山面海,让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海山。这个状如飞鸟的岛,是群岛中最大的一个,在方言中,我们叫它茅埏。茅通锚,是渔船停泊后用以固定船身的重要工具。埏,则是大陆边缘的意思。对渔民来说,船靠岸了,锚放下了,家就到了。“茅埏”二字,寄托的是海上漂泊人家对安居乐业的美好憧憬。

  对于海山人来说,幸福很简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桨声欸乃中撒网捕鱼,在春燕啁啾时耕地播种。是这份山水的无私馈赠,孕育了世代的海山人。可惜,海山的往昔故事并不全是世外桃源的传奇,更多的是地处偏远所导致的贫苦,是贫苦下向自然加倍索取的无奈,是一首不断索取而破坏自然的悲歌。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自古以来向大海索要资源便是海山人谋求生存与发展的重要突破口。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了克服岛上缺地少粮的困局,海山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家家户户凑份子、出人工,到处都是在填海造水田,围垦建海塘的农民。经过十多年的围垦,海山成功地将海岸线向滩涂推进了近千米,全面实现粮食作物和水产品养殖的双丰收。

  只是,有得必有失!为了围垦海塘,大片的山头被挖掘开用来填海,海滩上抵御风浪的植被被砍伐殆尽,滩涂上的鱼蟹资源也日渐枯竭,为发展而牺牲的正是这份山水旧日的灵动与秀美。

  此外,海塘的设计也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为了求快求省,防潮护坝是由泥土砂石简单地堆砌而成,抗御海浪的能力很弱。岛上数千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就是维系在这样一条泥泞的堤坝上。

  1994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当年的17号台风在温州登陆。狂风、巨浪、暴雨,肆虐了浙南大地,海山也未能幸免,那用土法夯筑的堤坝在天灾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潮水和洪水很快淹没了一切可以淹没的东西,也吞没了当年所有的收成,水产养殖基地、农作物种植基地等无一幸免。

  破败的家园开始让海山静下心来。从那年起重新规划建设,成了海山人生活的重心。在海山乡人民政府的规划下,一条横跨千米的标准海堤在设计图纸上跃然而出。不符合规划的海塘被逐步清退,防风林、红树林等功能区块一一被标注出来,这是一次崭新的圈地运动。经过近十年的建设,东兴塘海堤终于修筑完成,可以抵御二十年一遇的超强台风。也许在你们眼中这只是一条普通的堤坝,但在我心中它是海山人的海上长城,因为我明白是在它的守护下,海山才有今天的青山绿水。

  这是今天的海山,海塘外红树林与浪共舞,海塘内有阵阵白鹭自由翱翔,这里既有广阔的人工水产养殖基地,也有开阔广袤的自然滩涂风光,在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前提下,真正实现了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时至今日,欸乃的摇桨声早已被汽笛声所取代,但我们在开船时,仍喜欢高唱一曲起锚号子。“一拉金来(嗨唷),二拉银来(嗨唷),三拉珠宝亮晶晶,大海不负捕鱼人(嗨嗨唷)!”

  是的,对于我们海岛人家来说,财富从来不是流水线上的同质产品,而是大海里宝贵的可再生水产,守住了青山绿水,也便守住了我们的金山银山。

国家统计局台州调查队 地址:台州市行政中心2号楼5楼
邮编:318000 联系电话:0576-88512218